d2天堂旧版本入口

李奥说:“这个苦汤和尚明明已经出家为僧,还是舍不得放下家国情怀,难怪放不下心中执念。”

我问:“那飞云道长呢?”

李奥说:“那不一样,苦汤和尚是凡人之躯,不过练出了一些基础气感,飞云道长是真正的修行者,已经掌握了法术神通,这个世界的法则是不会放过他的,就像入侵身体的毒瘤,不可能被身体接纳的。”

“那你呢?”我问。

李奥说:“我是另一种更高级的入侵,或者说,是带着更高级的基因,来改良这具身体,让它进化到更高层次的!”

“把自己说这么高尚,其实本质还是毒瘤,”我说,“挺不要脸的。”

“说话别这么直白,委婉一点比较好。”李奥说。

“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么虚的,有话直说就行了。”我说。

我就这么一边和李奥插科打诨一边和苦汤聊了一些我们世界的所见所闻,苦汤听得是眼界大开,我和李奥都以为能说服他,或者好歹能让他放下心中的“执念”,尝试接纳这个世界的法则,不过,苦汤还是坚持慢慢消亡这一条路。

我不反感也不支持苦汤的做法,按说他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不过,他信仰的佛似乎又不是这么主张的,这让我有些难以理解。

李奥则以为苦汤不是一个合格的修佛者。

无论如何,我对这位来自华夏的人的好感,和飞云道长也不相上下了。因此,我对这位穿越者的“临终关怀”也格外体贴和细致。

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

五游侠和文森特不理解,但吉莉安却也很配合,跟着我们的队伍,采集了不少应季的药草和沼泽特产,顺道消灭了那个有近五十个鱼人的部落。

不过,在消灭鱼人的过程中,我们意外地发现了另一个变异鱼人,也就是这个鱼人部落的巫医。

我大致分析得出结论是,先前被吉莉安杀死的变异鱼人其实也是这个部落的的强者,结果在竞争中被觉醒成为巫医的变异鱼人打败,然后被驱逐出部落。

可问题就在于,野兽之中觉醒了元素能量成为魔兽的个体,往往会成为族群的王者,无论是我之前控制的鹭鸶,还是草原上的绝大部分魔兽。而鱼人是拥有一定智慧的亚人种,并不是觉醒了元素能量就能成为王者的。

变异个体除了掌握元素能量,还会产生一些不可控的变化,比如性情大变,变得嗜血暴躁,或者干脆以同类为食,对周围一切都产生极大威胁,或者,变得极其智慧,甚至不亚于智慧种族……

也就是说,这次任务中提到的变异鱼人,其实并不是吉莉安杀死的那一只,而是后边那一只成为鱼人部落巫医,统治整个部落的鱼人。

绕了一圈,我们还是得自己完成任务。

苦汤身子急剧变弱,刚开始还能步行跟着我们,两天后已经虚弱到了只能靠人搀扶的程度,吉莉安和文森特成了他的保姆,用心的伺候着他,这让他有些愧疚。

看到我们冲进鱼人部落大杀特杀,他有些于心不忍,说什么“好生之德”“枉造杀孽”,我借着李奥的话解释说:“这些亚人种族其实都算不得智慧生物,无比野蛮,不仅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而且极其残忍嗜血,不可教化,其凶残堪比侵略华夏的倭寇。”他才勉强接受。

本来我到不想让他奔波劳累,选一个安静的地方慢慢死去,不过他又说要监督一下吉莉安的武艺进展,我就由着他了。

带着她去做任务也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她也学会了更多我们世界的语言。

临终之前,苦汤还嘱咐吉莉安,把他的武学尽可能地流传开来。

那是第四天的黄昏。

我们将鱼人部落将清理干净之后,又发现了一只变异的鱼人,这只鱼人竟然拥有不错的的速度,在我不出手的情况下,五游侠他们费了点时间才抓到这只行踪飘忽的变异鱼人,将其消灭。

这时候,苦汤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整副身躯也衰老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

在一块略高一些的岩石之上,苦汤盘坐着面对夕阳,为我们在所有人念诵了一段带有祝福意义的经文,最后祝福吉莉安:“将我的武技……传扬开……多一个人学会……多一分慈悲和谐……少一分争斗杀戮……”

吉莉安悲伤而无奈地看着苦汤,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最后,苦汤朝着夕阳的方向,双手合在胸前,念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

随后,他的气息就消失了。

按照遗嘱,我们火化了他的遗体。

当然,我们用的是普通火焰,而不是霸王龙的火……

最后,在灰烬之中,我们找到了一枚既像石头又像魔核宝石的东西。

李奥有些意外:“我去,竟然有舍利子?这,这不科学啊!”

“什么叫不科学?”我说,“佛家修行者留下舍利子不是正常的吗?”

李奥说:“我是说,地球上有舍利就算了,在这里法则不应该排斥的吗?”

我说:“地球上的佛陀都预见了有那么多的大千世界,应该也是不亚于神明的强者吧?或许他已经掌握一部分跨越法则的东西,所以,就算苦汤的身体和能量被这个世界的法则排斥,也能留下佛法凝聚的舍利子。”

李奥有些惊讶:“咦,你竟然抢我的台词?”

我说:“我只是对佛家有了一些理解。”

李奥说:“我无言以对……你对佛法的悟性竟然超过了我。”

我说:“大概是因为你自己修行的东西偏向道家吧?不过呢,无论佛家道家,在我们的世界,还是以我们的法则为主,怎么样,魔法师技能都整理完了吗?我现在特别想学瞬移、飞行术、催眠术和抗拒火环,哦对了,还有那个魔法师的独家秘技炎鸠……”

李奥说:“炎鸠和抗拒火环很简单啊,其实在战场的时候我就研究透了,催眠术我本来就会,只是你现在精神力没我强,暂时学不会,瞬移嘛,还是没头绪,你再等等。”

我说:“再等等就该回去了。”

李奥说:“那行,我再加把劲,你们再拖两天,查一查变异鱼人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不简单,我这边会把把所有精神力都集中起来分析技能,没事不要打扰我!”

我把舍利子交给吉莉安保管,说:“行了,大师已经回归了他的信仰,我们也该继续我们的生活了。”

“现在就回去了吗?”狗头人问。

我还没说话,文森特就说了:“变异鱼人的事情,还得再查一查,我总感觉,最近变异的鱼人比往常多,总有些不对劲。”

我说:“我也有这个感觉,再查查看,杀一两只虽然也能交任务,不过,根除祸患会更稳妥一些。”

文森特拿到了和风水仙却不着急回去配置提升实力的药剂,反而想着调查这里的事情,我不知道这算是对我的观点的附和或者讨好,还是他真有这种想法,但我还是很受用。

相比之下,吉莉安就冷静得多,她把苦汤的舍利子做成项链戴在脖子上,提上棍子就算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苦汤的临终遗言估计会让她改变理念,但是桑塔斯这么小一块地方,就算是想把苦汤的武技发扬光大,那也是几乎没戏的。

那么,我的下一步计划,是不是该让她返回卡尔姆多大草原,把武技传授给更多人呢?

不过我又有了另外一个思路——为什么只能传给兽人呢?或者说,难道只有武僧才能修习这些武技吗?

这样一想我就得问一下李奥。

不过他现在忙着研究瞬移,我也不能打扰他。

而且,现在他似乎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研究上,连吉祥和吉利都顾不上了,我只好又找了几只水鸟,出去查探情报。

霸王龙在这一块上,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它主要定位还是战斗人员……

话说回来查探情报只是相对简单,原本这一大片区域中就分布着不少鱼人部落,想找到并不难,难的是怎样在这些相对陌生的区域找到正确的路。

毕竟这里是沼泽地带,找到一条能走的路相对就困难很多。

尤其是那些把根扎在水底淤泥之中,把茎叶露出水面的水生植物最具有迷惑性,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冒险者,也要很小心才能找到能够踏足的地面。当然像魔法师相对就简单一点,直接一个飞行术或者漂浮术就过去了,不过这也需要耗费能量,而能量是要留着用来应对危险的,浪费在赶路上也太不划算了。

不过这一点倒也轮不到我操心,毕竟五游侠和文森特都是其中老手,吉莉安也丝毫不差,也只有我这个初来乍到的新手,对其中的技巧一无所知,好在这本来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技能,很快就能学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牛头回忆录》,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Tags: